恆埜

—— 愿缘起,莫缘灭 ——
我是恆埜=恆野。
cp吃很多
此頁主要放一八,靖苏。

【靖苏】覆世 (一)

#自我流设定,琅琊阁私设有


    梅长苏睁开眼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飘忽的。他没有走他本来该走的路,却是又为了萧景琰而回来。

    舍不得放下,也不甘愿遗忘,所以就干脆成全自己一回。


    视野里是错杂的树枝切碎了苍穹,背部的触觉告诉他是躺在不平坦的土地上,头部可能是枕着外露的树根。梅长苏坐起身,环视周遭确认了自己真是身处在树林里,视线扫过身边某株植物时,他脑子突然闪过什么而不禁一愣,随即迈开步伐走出了林子。

    眼前的一景一物都和他印象里的相同,放眼望去依旧是会让人以为自己误入仙境的美景,山峦叠嶂、流水潺潺,而一块突出的山壁上高高盘踞着一座楼阁,房楼旁桃花灼灼、风华正盛。

    似乎不论多少年月更迭都未曾变动的丽景如画——


    「琅琊阁……」

    这次回来,又是要从这里开始一切吗。


    梅长苏沿着山路朝着琅琊阁走去,路其实还算好走,就是远了些、某段路有点斜,再加上他的身子骨本就虚弱,走走停停的,等他终于走到楼阁前,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琅琊阁大门是关上的,他刚被救来这里的时候,屋内随时都有暗卫藏身在靠近门口的隐蔽处注意周遭的状况,琅琊阁毕竟是各种人都能前来的场所,龙蛇杂处在所难免,小心一些总是不会错。后来他成为江左盟主,几次暂住在琅琊阁,蔺晨也没把护卫撤掉,说是他的身分依旧敏感,不得大意。

    不晓得那之后,还有没有人负责守门?

    梅长苏微微一笑。应当还是有的吧,蔺晨外表风流浪荡,可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人是这样的,总喜欢保留着固有的事物,哪怕会触景伤情,也想做个念想。


    梅长苏敲了敲门板,便打开了门。琅琊阁从来是不会有人出来接待的,大半是因为掌管这里的少主也不是会特别在乎场面功夫的人。但当他踏入屋内后,本该隐身在暗处的侍卫似乎是认出了他,竟忘了自己本分、不由自主地向他走来。

    「梅、梅宗主?」那人的面上全是惊诧与不敢置信,梅长苏的脸琅琊阁的人是怎么也不会认错的,何况梅长苏那周身谦谦君子的温润气质只消一眼就让人难忘。

    可他分明就已经死了,还是蔺晨少阁主亲眼见的——

    「是我。」梅长苏淡淡地道,和眼前人的表情全然相反,「蔺晨人呢?」

    「少、少阁主在书房。」那人似乎还在惊愕当中,尚未回复过来。

    「我去找他,我的事别张扬。」

    「啊、是!」



    梅长苏独自走上阶梯后沿着廊道到了二楼。琅琊阁说大并不大,就是里头有些房间不好找,像是蔺晨的寝室和书房,都需要通过一些暗门才能到达,不过那些房间看出去的视野却都挺不错,也不晓得是谁设计出这样的楼阁来。

    梅长苏到了书房外,听到了房里有些动静,大概是翻书声。他一推开门,就见蔺晨正一副没骨头的坐姿随意地瘫在坐榻上,手里拿着本被翻的破了好几处的老书。

    显然是他人在门外,甚至是踏上楼梯的时候,行踪就已经被察觉。梅长苏正要进房时,蔺晨的视线是盯着门口的。

    可蔺晨不可能想的到,打开门的会是他。

    「长苏……」

    「蔺晨,是我。」梅长苏给了对方一个平淡的笑容,「我回来了。」


    蔺晨却摇了头,语气是斩钉截铁,「怎么可能。当初是我见着你……」死这个字梗在蔺晨喉头,不管几次都难以好好说出,「见着你走的。」

    「你现在要不是鬼魂,就是我的幻觉。」

    梅长苏无奈地笑了下,果然并没有那么容易。

    他伸出手,那手就像之前一样,白净纤瘦、骨节明晰。

    「别多想了,要不你可以碰碰我。我明白这件事很难解释,我也只能跟你说我现在多得的这分性命、这些年岁,是求来的。」

    「求……」蔺晨眼神一沉,「人都死了,被拉到阴曹地府,你是求了谁?你有谁可以求,你——」

    蔺晨话还没说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大抵是顿悟了梅长苏说的每一句话,还有背后的意图,脸色却比方才更差。

    「你还真是到地府求了某位大人吧,可是怎么能呢?你付出了什么去求的、」蔺晨的眉头死死皱着,「还有,你为了谁去求的?」

    梅长苏对上蔺晨的眼,「你不是猜到了吗。」

    「我知道景琰会是一个好皇帝,但我还是担心,我上北境战场又再次离开了他,以他那念旧的个性......」梅长苏说着便淡淡地垂下了眼,看似心若止水,却是不忍再说。

    「所以你就为了他这样不计代价地回来?长苏,你疯了不成!」让已死之人复活,那是违反天命,是万万不可为的事。

    即使梅长苏求的对象,是神,那也是会有业报的,而且是报在他自己身上。

    「我没疯。」梅长苏笑的苦涩,「就像火寒毒不可不拔,很多事情我都是身不由己。」

    「你少把话说得这么好听,什么身不由己,你不过是放不下他。」蔺晨回过头望着梅长苏,内心只有复杂,「你为了他做的够多了,何苦再替他受罪?而且你得想好,如果哪天萧景琰问起,你该怎么答?」

    「你回来为的是他,你们俩肯定会见面的。」

    「瞒他也好,骗他也罢。」梅长苏按上对方的肩,道:「蔺晨,你再帮我一次吧。」

    「你这跟当年有什么两样,纸总是包不住火......再说了,每次都是你替他设想一切,他却浑然不知你付出了多少苦楚,你这样做,不论对他对你,终是不妥。」

    两个人的爱一旦不对等,总有一天,还是会有人受到伤害。

    梅长苏应当懂得这个理,可是他却没再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蔺晨的眼,让后者忍不住愣怔一瞬。

    当年他身中火寒之毒被老阁主所救,询问他是否要将毒性彻底拔除时;当他说他要回金陵翻云覆雨时;当他向自己索要冰续丹、说要上北境战场时......都是这个神情。    

    太熟悉了。

    坚毅、固执。

    他是梅长苏,可是蔺晨发现他看似完全变了个人,骨子里却分明还是那个骄傲的、倔强的林殊,那个蔺晨还没遇上,就已在巷议街谈里认识的少年。

    「算了,就帮你吧,都回来了。」

    回来就好。


——TBC


520來更正文,久等了orz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恆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