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埜

—— 愿缘起,莫缘灭 ——
我是恆埜=恆野。
cp吃很多
此頁主要放一八,靖苏。

【靖苏】越人歌(上)

#靖苏,现代au

#自我流设定,总经理萧景琰×律师梅长苏

#年龄操作有,不影响阅读(统一调高约莫6岁)

#HE


    「景琰,你别再忙啦,陪我出门吧!」

    「你等等,报告明天要交,可拖延不得。」萧景琰摇头,依旧埋首于笔电中,键盘哒哒的敲击声悬在空中。

    「那有什么,我帮你做不就好了?」林殊趴在桌边,撑着头看着对方,试图给予一点帮助,然后很理所当然地——

    「不行,这是我自个儿的作业。」被拒绝了。

    他就知道萧景琰这个性不会接受这种投机的行为,遂也没什么不悦。

    可是他还是好无聊啊、好无聊!

    「你真不和我一起出门?」林殊边说边叹了一声,萧景琰只当他是放弃纠缠,还为自己不用想法子说服林殊而松了口气,却没想下一秒便感受到一股温热贴在后背。

    ——林殊趴在他身上。

    发现这个事实,萧景琰当下僵了一瞬,脸也登时烧了起来。

    「小殊,你别这样!」萧景琰咽了下口沫,万分艰难地开口。

    「我?我怎样了?」林殊故作无辜,手更肆无忌惮地直接环过萧景琰的脖子,凑上后者耳边问着。

    林殊自小就挺顽皮,古灵精怪的性子没少让萧景琰跟着吃苦头,眼下这装傻的态度压根儿摆明萧景琰不和他走就打死不起来。

    几乎贴上耳畔的热度让萧景琰的身子忍不住轻颤了下,随即抬手抓住林殊环抱着自己的前臂想扯开,却发现对方纹风不动,「让你放手啊。」

    「就不放!我再问你一次,我要出门,你来不来?」林殊恶狠狠地瞪了转过头来的萧景琰,看在后者眼里是杀伤力极大……

    因为实在太可爱了。

    「……当然来,你说什么都好。」

    什么事,都不及你半根头发重要。



    有时候,日子平静的让人觉得这就是永恒。却在下一瞬发现,自己以为晴空万里的天际早已乌云密布。

    教林殊看清事实的是那天。


    「林殊哥哥,我打算明年要去国外读书,读完大学才回来了。」

    「是吗?那挺好的,妳性子洒脱,出去闯一闯确实不错。」林殊笑了笑,却旋即因为母亲的话而垮下嘴角,毫无笑意。

    「小殊,你陪着霓凰一块儿去吧,多照顾下人家,反正你俩也要结婚了。」潇溱潆拍了拍儿子的肩,脸上的笑容除了些许的调侃,颇有孩子终于长大的欣慰。 「你父亲就在念叨婚礼的事,你们不如今年定下来吧,结完婚再一起出国。」

    「母亲!」

    「阿姨,不用啦,我自个儿能照顾好自己的。」霓凰莞尔,见林殊朝自己使眼色,又道:「我和林殊哥哥的婚事不急嘛。」

    「怎么会不急呢?」潇溱潆微蹙起眉,语重心长对着穆霓凰道:「你们这年纪结婚才刚好啊,也省得到时候去了国外一堆苍蝇绕着妳打转,不是挺好?」

    「母亲,我们还没想到那么远。」林殊总算插了完整的一句话。

    原本没出声的林燮顿时脸色微愠,忍不住喝斥:「远什么!你小子现在是翅膀硬了,都不管家里的安排了?」

    「叔叔,别生气,林殊哥哥不是那意思的。」霓凰一边安抚林燮,一遍递眼色给林殊,让他至少先假装乖顺,但林殊的脾气那可倔,这当口根本忍不下来,撂了一句就要走人。

    「我和霓凰的事不用你们操心。」

    结果林殊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还让林燮给罚跪在大门前的庭院。


    「林殊哥哥,对不起。」霓凰蹲在林殊旁边,就要跟着跪下,林殊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两人一时僵持着。

    「道什么歉啊,妳也不用陪着我跪。」林殊摆了摆手轻笑,「我还得谢谢妳刚才帮我劝他们。」

    「但没什么用啊。」霓凰无奈地苦笑,「你我之间不过兄妹之情,竟要结婚。」

    见林殊没回应,霓凰又说了一句:「我知道你心里是有人的。」

    「嗯。」

    「你不否认?」霓凰挑了挑眉。

    「确实是有,妳也跟我认识这么些年,怎会看不出来我喜欢的是谁?」他可从没掩饰过。

    但他父母不懂。

    也不会同意的。

 

—TBC


我还是多少先更一点吧......我没消失啊,就是忙

下礼拜大考结束后,就有比较连续的时间码文了

评论也好闲聊也罢,大家留个言陪我聊聊天嘛,总觉得怪冷清的OAO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恆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