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埜

—— 愿缘起,莫缘灭 ——
我是恆埜=恆野。
cp吃很多
此頁主要放一八,靖苏。

【一八】连理枝

#一八

#甜文,情人节贺文

#自我流设定,OOC可能有

       长沙的时局愈发动荡不安,即使张启山重掌布防官的职位,依旧不能阻止整个大环境下的纷纷扰扰。身为军人,他嗅的到空气里日渐浓烈的火药味,战争终究会到来,而且很快。张启山把尹新月打发回北平,他告诉她,他这一去,很有可能便不会回来,又也许,回来的会是他的尸骨。他是九门提督之首、又身负长沙布防官的重任,保卫长沙是他的义务,就算他这回真的平安归来,但谁能料准往后还会不会有战事,他不能这么耽误一个姑娘家一生。

       何况,张启山对尹新月的感情并不是风花雪月,只是不忍,他不忍这样一个清秀活泼的女孩儿,对他这个无法给她一个永远依靠的人,付出那些爱慕还有不断的好。张启山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只有保护,从在北平火车站到后来尹新月住进他的府邸,他一直叫她回去,就是为的她平安、并从他的生活中完全抽离,在北平好好当她的新月饭店大小姐,别再淌这乱世的浑水。

       他真的无法回应她的情感,毕竟他另有牵挂。

       「佛爷,你找我啊?」齐铁嘴走进张启山的客厅,就见对方正在看文件,远远看过去似乎是份地图,桌上还放置着并不是摆设的古物,齐铁嘴一见立刻就懵了,僵在原地没敢往前,「不是吧?这仗都打完了,日本人也走了,佛爷你这回不会天外又飞来块陨铜要找了吧。」

       张启山瞥了他一眼,察觉对方惊恐的目光还有内心的想法,淡淡地道:「当然不是,我是在看长沙周遭部署的地图。」

      「瞧你一惊一乍地。」张启山挑了挑眉。

      「嘿嘿没事就好,我这不是担心佛爷你吗?好不容易长沙终于清静了下来,你的伤也还没好,本来就不该折腾太多事儿。」齐铁嘴放松了下来,这才有胆走上前,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头,嘴里倒是不忘说着一派乖巧的话。

      但张启山认识齐铁嘴不是头一天,见对方一副讨好的样,就轻笑:「担心我?老八,就你刚才那表情,看着准备替自己算上一卦了,是担心你自己吧。」

      「我今天找你来,只是想找你喝茶罢了,九门自上回沙场并肩作战后,大多在重整自家势力,我们也有好一段时间没碰头。」

      「什么啊,佛爷,你电话讲一声,我就过来了。特意让副官来通报,他又总一副冰块样,我那会儿还真以为出事了。」齐铁嘴嘴上碎碎叨叨,手里很自动地把佛爷家当作自己家泡起茶来,倒了杯茶给张启山。把茶放到张启山面前时,手一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东西才想到方才没问,「啊对了,你这两件玉佩哪来的?样式挺别致的。」齐铁嘴边说着还拿起来东瞧西瞧研究了一番,也不怕这些东西有什么来历,他是想反正佛爷总说自己百无禁忌,就算这东西有什么邪乎,还有佛爷扛着呢。再说了,九门中人什么没碰过,连他这个只懂算命的,斗都下过了好几回。

       事实上,这两块玉佩确实没什么奇怪的来历。

      「上回到几个盘口看看状况,有人给了我一块上好的玉石,我就找人做了玉佩。」张启山喝了口齐铁嘴给他倒的茶,不紧不慢地道: 「给你的。」

      齐铁嘴闻言僵住了身子,那两玉佩是一对的,都刻有荷花和百合,荷与「和、合」两字同音,而百合则喻有百年好合之意,这两玉佩怎么看都是结婚用的。佛爷这是做什么?

      「佛爷,你确定这真是要给我的,是不是工匠做错了图案?」

      「我是让他做成这样没错。」

      「不是、可这......」齐铁嘴这下真不知该作何反应,张启山不可能不晓得他要求的图样是什么意思,那又为什么要给他? 「佛爷,老八还未打算結婚,你也知道我身边并没有合适的姑娘,况且......」齐铁嘴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些年来,佛爷待他极好,有任何危险总是先护他周全,矿山遇险那次还让副官带他先走,险些丢了命,其实从几年前佛爷扬名的那件事后,他就对佛爷上了心了。

      「况且什么?」张启山挑眉,抓住了话尾。

      「没事,就是同你说我这会儿一没伴、二也没意思要结婚。佛爷你自己留着罢,还是你把嫂子找回来,哈哈哈那不正好合适?」齐铁嘴说着突然讲起远在北平的尹新月,也不管自己心里泛酸得要冒泡,只想把佛爷的注意力引开。

      「老八,你倒愈来愈会打太极。」张启山没忍住勾起嘴角,轻笑出声,齐铁嘴没照镜子都不晓得自己笑得有多难看,但他可看的一清二楚了。 「你藏着掩着的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

      「我是说,这玉佩一个给你,一个我自己留着。」

      「我让尹新月回去,不就是因为我有你了吗?」

      齐铁嘴真真正正愣了好一会,他没想过佛爷会说这种话,应该说他没想过佛爷是这么想的。

      「你这么看我,是要不要收下?」

      「我、我收啊!」齐铁嘴最终还是拿起其中一个玉佩收入怀里,唯恐对方反悔似地道:「你若向我讨,我可不会还啊!」

      「我不会去要回来,你想还我也不准你还。」张启山看齐铁嘴一副不敢置信又惴惴不安的模样,想让他安个心,于是在他的目光下也把桌上剩下的那件玉佩放入衣服里的暗袋。

      「老八,现在你有伴了,那有心思结婚了吗?」

——TBC(?)

※突然想写他俩结婚的后续,但怎么感觉要开车啊orz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恆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