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埜

—— 愿缘起,莫缘灭 ——
我是恆埜=恆野。
cp吃很多
此頁主要放一八,靖苏。

【一八】故人归(上)

#算人心后续。

#情人節快樂!我來壓死線了!


如果说有什么最藏不住秘密,那一定是你的眼睛。

容纳了所有的风花雪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齐铁嘴是哲学系的,张启山则是政治系,两人同个学院,本就有不少机会在人文大楼遇见,而自从上回齐铁嘴主动和后者攀谈,张启山更发现对方竟有几门课与自己相同,也不知是不是该说他们有缘。


「早啊。」齐铁嘴打了声招呼,便自然地入座于张启山身旁的位置上。这堂法学绪论是政治系必修,齐铁嘴原本不该出现在这的,但他向学校申请了旁听,张启山问他为什么要来修这门课,齐铁嘴也只是轻飘飘的一句当然是感兴趣就来了。


齐铁嘴原本的课并不算重,但他将几门有需求的通识选上之后,所剩的空堂便已不多,他却又去对照政治系的课表,将最后剩余的时间多塞了几堂他根本不必修习的课程。


只有齐铁嘴自己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既然已经找到了张启山,他就没有理由不待在这人身旁。前世的时候,进矿山下坟墓上战场,他怕虽怕,但什么刀山火海没陪着佛爷闯过?现世安稳,他又再度遇见了佛爷,还带着前世的记忆,没道理不追随张启山的脚步。


他没忘却前尘往事,也许是孟婆对他的成全,也许是老天命中注定要让他延续上辈子因为战事而破碎的那些羁绊。


什么都好。


能比肩而坐,能见着张启山不必再日日操烦家国山河,也不必遭受到生命威胁,就是他一直渴望着的平淡。


「张启山,我跟你商量一件事能不?」齐铁嘴压低声音向他座位旁的人讲话,台上的教授虽然不太在乎秩序,上次有一票人还没下课就风风火火地从教室离开跑去外边找网咖抢演唱会门票也依旧八风不动,但齐铁嘴自觉上课讲话这种不礼貌的事还是得小声点。


「怎么了?」


「我这周末有个报告要跑实地考察,远了些,想找你陪我去一趟,可以吗?」齐铁嘴对上张启山那双眼,语气相当平淡,但桌子底下却攥紧了手,分明是紧张异常。


「你什么课还要实地考察?」张启山挑了挑眉,他记得齐铁嘴是哲学系,都同个学院,这科系在上什么多少还是有听说过一些,要是真有这么麻烦的作业也应该时不时被大家提出来骂一通。


「上学期开的通识,这作业不久前老师才分派,似乎是第一回出现,你没听说也是正常。」齐铁嘴看出张启山的困惑,向后者解释了一番,甚至还拿出手机打开老师发布公告的页面给张启山确认。


「你怎么不找跟你上相同课程的同学?」


「我那时候一个人坐嘛,其他人坐的近的很快都约好了,而且我想说最近和你比较常互动,也还算相熟吧,不如当作一次出游也是不错啊?你就帮帮我吧!」齐铁嘴露出央求的神情,看得张启山神色微动,不自觉的问了一句。


「你要去哪考察?」


齐铁嘴见状暗喜,知道佛爷这是默许了。


但听到这问题,齐铁嘴的眼里悄悄地浮出一丝感伤。


「长沙。」


他很轻很轻地答道。


——TBC

抱歉这回比较短小,明天继续写下文

然后我本人是自然组的,一八两人的科系在干嘛我基本是查了一下,然后就依照我学校可能会出现的课程自由发挥了,有严重的bug再麻烦提出啦感谢!

评论
热度 ( 22 )

© 恆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