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埜

—— 愿缘起,莫缘灭 ——
我是恆埜=恆野。
cp吃很多
此頁主要放一八,靖苏。

【一八】算人心

#2018/1/8 一八贺文

#OOC我的鍋,太久沒寫了

我更新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2333

前排艾特夥伴@戒欲戒色戒手機 ,我有更文喔哈哈哈

-


张启山遇上他,是在秋天。


那时校园里种了一排的枫树早已褪去了绿意,绵延一路的枫红似火,张启山的脚步不紧不慢,如往常一样走在往自习室的路上,却难得分神片刻去欣赏周遭飘落的几片叶。


而后,他的视线从落下的枫叶中穿过,看见了不远处倚在树旁的一个少年。


只一眼,便似万年。


那种感觉实在太飘忽,难以形容也难以忘怀。就是心里头隐隐觉得,纷乱的人流里,他的瞳眸只独独容纳的进这个人,再无其他。


一见钟情,曾经在张启山眼里是荒诞至极的,就算真有,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发生这种事。若不是自己真的遇上了,是怎样也不会相信的,愈觉得自己不可能,却愈容易跌入深渊。


齐铁嘴就像是透过薄云筛下的日光,温煦可亲,见着他笑便觉如沐春风。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多好看的一个人。


张启山忍不住走上前,像是蜜蜂寻找花粉一样,出于本性,直到他站定于对方面前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突兀的事。


他见齐铁嘴眨了眨眼,似乎对他靠近的举动感到讶异,但仍对自己颔首。 「早安,张同学。」对方眉眼温润,主动打了招呼。


「你认识我?」


「说认识这两字我可不敢当,不过在这学校里不知道你名字的,怕是没有。」显然是真心感到愉悦,齐铁嘴冲着他笑了开来,远远看便已经受到吸引,眼下站在这人面前,张启山总感觉自己都浸染在鲜活的色彩里,心情特别明媚。


「我叫齐铁嘴,塔罗牌社的。」说着便伸手从后背包掏了两下,拿出一副牌,「难得遇上我们学校的大红人,让我帮你算一回吧。」


齐铁嘴这个名字张启山曾听过,齐铁嘴在C大里头也算有名,不只塔罗牌,听说他各式各样的占卜方法无一不通,算出来是把把都准,下课时间总不少人围着他只求一算。张启山倒是没想过眼前这个温润清雅的少年会是人们口中那个八面玲珑的神算。


虽然有些讶异,但是、「我不信这个。」张启山果断地摇头,怕对方认为自己是因为彼此不熟稔才拒绝,又补上一句。


「命运这种东西,用讲的太悬,我只相信人定胜天。」


「是么?我倒觉得我俩挺有缘的。」齐铁嘴垂下眉眼,「否则你怎么会走向我呢?」




「佛爷。」

他的声音很轻,感觉随时都会破碎,被风吹走。再次抬眸时,眼底全是一片温软柔情,隐隐的像是有流光忽明忽灭。




张启山一愣,不只是因为齐铁嘴最后那句不明所以的佛爷,还有对方骤变的神情。


「什么佛爷?」


齐铁嘴弯起唇角,从外套暗袋拿出了一块青绿色闪着光泽的东西,塞入对方手里。 「没什么,你听错了。」


「我想说的是,请多指教,这是我亲手制作的小东西,别嫌弃啊,我们交个朋友吧。」




那些兵荒马乱,那些烽火狼烟,那些生死别离,我一个人记得就好。


你只要,在这一世......


也爱上我。




Fin.


那绿色的东西是玉珮啦,梗來自我的連理枝


评论 ( 17 )
热度 ( 31 )

© 恆埜 | Powered by LOFTER